岸波白野(女)x阿提拉 吃醋

大概是看了满满的大海cp味道(大王x海伦娜这个缩写真的大丈夫)的官漫 ,想起extella里苦命的绿大王这对(白野分裂成的仨人暂称红野蓝野绿野)。

PS又是翻备忘录翻出来的我以前这么勤奋啊x


“所以说了不是这样的...”阿提拉正紧着跟快步向前一点听人解释意思都没有的自家master。


而master这边仍然装作没听见一样在走廊上飞奔。哦,直到阿提拉加速抓住她的手。


“那是哪样?”因为睁不开手腕上的禁锢而被迫停下的绿野挑了挑眉。


“这是...”因为一年生童谣和杰克的热情邀请而去戏剧社帮忙结果被设定为“爸爸”,被强迫和另一个可怜蛋社员“妈妈”差点假戏真做一些xxoo...

名言 蕉纯

星见纯那醒来,发现只有自己一人在房间里。平时睡相不敢恭维的室友兼恋人的大场奈奈今日罕见的不需要自己的叫醒,不知所踪。

“才早上六点啊。”纯那抓过闹钟揉着眼睛道。

下了床不知为何,目光被奈奈的书桌吸引。一直和本人睡相一般豪迈凌乱的桌面,今日却被收拾得整整齐齐,不如说是干干净净,那些有些小女生气息的物件都被收了起来不見蹤影,空荡荡的桌上摊开着一个薄本。

“我真的不是故意想偷看奈奈的笔记,只是这样反常的摆法,真的好让人在意啊......对不起了,奈奈,我就看一眼......”

星见纯那戴上眼镜,脖子伸得堪比地下正在悠闲吃树叶的家伙还长,偷偷朝笔记瞄去。

“你领悟到,有些事情是不能告诉别人的...

星は綺麗ですね

“亲爱的纯那酱,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马上要开始下一场轮回了,抱歉,我只有现在才有勇气把真心话告诉你。也许你不知道“轮回”意味着什么,但也请允许我任性的说下去。
我一直注视着你。
呵呵,这么说有点像跟踪狂呢,感觉有点奇怪……我一直在拍摄生活中的琐事,事无巨细地记录着大家的成长。每次看到照片就像唤回了无可替代的当时的感动。
在这些美好的回忆中,我将尤为钟爱的几个瞬间洗出来,装饰在了桌前。
......
你是我见过的最闪耀的星。
在你表情皱成一团地说毕业之前不回家的时候,不,应该是这之前,我就喜欢上你了。一板一眼的你,刻苦加练的你,换上新眼镜的你,只要在一旁看着就觉得心里被幸福填的...

冲nobu HP

好久以前发过300的冲nobu HP ver.
最近在整理记事本🗒️好像突然高产了起来(假的

“nobu桑,这次又是怎么弄伤的?被曼德拉草咬到了?还是被博格打到了?啊,难道说是从扫帚上摔下来...”

“吾才不会......做这么丢人的事呢!”

nobu激动地撑起身子想反驳爱丽丝菲尔,但侧腹的疼痛让她不得不放低了音量。

“诶—我说的明明只是nobu桑最近三次来保健室的原因而已……”

这个校医总是喜欢用这种小孩子一般撒娇的口气说话呢,但是一点都不觉得违和,为什么呢。因为是个美人吧。银色的长发,绯红的双眸,清脆的银铃般的轻语,就算是最恶毒的咒语从这双嘴唇里吐出来也一定会非常动听。

我坐在床边,脑子不断转动。

不,...

君なら 女主盾

又是存货 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大概是第七章和终章前 咕哒子得到天启预知到了...你们懂得 有点难过但是依然有小茄子告白的辣鸡文

“前辈,你的ap已经满了两个小时了。”单眼遮挡系的学妹轻轻将手放在躺在myroom床上一动不动的某团橙色不明物体上。
“嗯⬆️~嗯⬇️~⬆️~~”仿佛融化成一滩的藤丸立香发出撒娇一般的轻哼,表示着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干的内心愿望。
“もう......前辈你真是的。”
“现在医生和staff桑他们都在马不停蹄地准备下一次特异点的转移,虽说在沙漠里长时间开扑翼车可能给前辈带来的负担有些大,但是像这样消极怠工可是不行的哦?至少修炼场和种火......”
“嗯……”不明物体可能是听到玛修的劝...

你和我的圣杯战争0 扎比子阿蒂拉

月海女子学院还算是个区内小有名气的大小姐学校,以作风优雅为校训,学生们也都不言自明地以贵族礼仪约束自己。岸波白野实在觉得这样的学校有些无趣,但天生无口的她还是能安静地遁入这种环境,尽量不引人注目。
然而今日转学来的这位异国风情的有着黝黑皮肤,雪白长发和亮红色杏眸的外国人确是一举打破了扎比子,哦,也就是岸波白野入学两年来的情绪未波动记录。
初见她时,白野只觉得心中有着异常的躁动,突然合着心脏强烈的收缩,右手背上如针扎般疼痛,等她回过神来,发现手臂上浮现了奇妙的血红纹路。一开始以为是因为昨晚熬夜导致的眼花,然而不管是揉了揉并未泛酸的双眼还是卷起袖子使劲擦拭光滑的手背,那记号依旧在那里,不曾改变。...

AKI:

我好喜歡醫生… 羅曼跟瑪修的關係也好喜歡…神聖+
0(:3 )~ ('、3_ヽ)_

※第一部完結捏它有r

HP凛樱2

揉了揉发紧的太阳穴,凛不断晃动着手中的笔,最终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论文的批改的完全进行不下去。上午下课时听到学生们的闲聊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是白色情人节,现在当务之急是考虑给樱的回礼。
想到上个月樱羞涩的从身后拿出精心包装过的巧克力,凛的嘴角又不自觉的上扬。虽说卡路里是少女维持身材的大敌,但那味道确实是极好的,如果樱每天都做给她吃的话,想必她也会愉快的拥抱发胖的风险吧。我觉得樱以后完全可以考虑去做厨师或是经营糖果屋这类的工作。但是想了想樱的手艺被别人品尝,摇了摇头,凛又挥走了想象的气泡。
既然是巧克力的回礼,果然送食物比较好么?凛心烦意乱的抓了抓头发,决定出去散散心。
低头思考着回礼,不想和来人装了个...

HP凛樱1

“咳...”昏暗的房间里传来微弱的咳嗽声,坐在床上的少女一袭白衣,披散的紫色长发有些凌乱,挡住了表情。少女正斜靠在床头上,一只手艰难的向一旁的床头柜探去,试图抓住玻璃制的药瓶。还差一点,她艰难的移动着身体,不想一个不稳,栽下了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马上房门被敲响,“樱,你没事吧?刚才好像有什么响声。”
听到熟悉的声音,樱内心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疼的说不出话来。外边的人见怎么敲门都没有反应,便掏出钥匙冲了进来。一开门就看见只有脚还挂在床沿,大半个身子摔在地上的妹妹,凛着急地把樱抱回床上,熟练的把床头柜上的几种魔药混合,给樱喂了下去。
“呼----”看着妹妹总算顺畅的呼吸,凛长吁一口气,“不是跟你说了么...

你和我的圣杯战争 白野阿蒂拉

    “Master......是什么意思啊......”白野此时抱着腿攒成一团坐在水池边自言自语,琢磨着之前转学生告诉自己的话。
    [你是我的Master,而你手上这个......这是证明我们关系的.......标志。]想起那凉凉的带着薄荷味的气息在耳边带来的清风,扎比子现在甚至觉得耳朵一痒,带动着全身一抖。
    “喂,小白!”突然背后受到强力一击,清脆的“啪”的一声甚至让白野怀疑自己弓起的背被拍错位了,同时也结束了与阿蒂拉暧昧互动的回味,非要说的话白野还是有点遗憾的,只有一点点哦,真的。
 ...

© Tomato| ᐕ)୨ | Powered by LOFTER